小手冰凉她男人

不定时掉落更新

敲窗人。fin

*au世界,安迷修敲窗人设定
*人物崩坏,慎读



——————————————————————————————————————————



天还没透亮,晨雾正笼着整座城市。

安迷修准时在这个时间醒过来,他抽抽鼻子,把搭在床边椅子上的斗篷扯过来披在身上,然后大大地打了个喷嚏后才翻身下床。

临近冬季,这座多雨城市越发显得潮冷起来,安迷修得在下第一场雪之前找到份安定的工作,至少不用像他现如今的兼职一样需要过早的起床。

简单地洗漱过后,安迷修提起油灯从这间旧屋子的后门出去,那里竖了根细长的竹竿,地上还摆放了一把软锤,一个摇铃。安迷修把软锤和摇铃仔细的挂到斗篷里面,这是要留给最后那位住户的道具,然后他提着着竹竿和油灯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实际上,安迷修作为一个敲窗人,他对于人肉闹钟应尽的责任还是很认真的,这导致他要比其它同行还要认真一些。同样,也因为这过强的责任感,让安迷修在最近陷入了麻烦之中。

那是两周前的一个下午,安迷修刚买了明早的面包往回家走,一路走还要一路和坐在阳台上享受下午茶闲聊的女士们打招呼,也就顺便听说了这条街街尾搬来了一个新住户。

女士们讨论他无非是因为那位新住户的样貌,而安迷修虽说对此不感兴趣,但本着那什么祖传的骑士精神还是认认真真听了她们的八卦。

令安迷修没想到的是,他刚听完八卦,就在家门口遇见了正被女士们热切讨论的正主,那人当时正站在他家门口,像是在研究什么。


安迷修搂紧怀里抱着的纸袋,还以为有小偷光明正大来偷东西,两三步窜上去就是一声大叫:“你什么人!”

那人像是被惊了一下,绑着发带的头扭过来,连带脑袋后面飘着的两条也飞起来,恰巧抽到来不及躲闪的安迷修脸上。

“……”

“…………”

“你是住这里的人?”

大抵是两人都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有点尴尬,便就都选择了闭口不谈。正巧那一抽再加上刚刚那句问话,安迷修就知道自己大概是误会了对方。

对方看安迷修点了点承认下来,就继续开口:“我叫雷狮,刚搬过来,就住在街尾,你就是这条街的敲窗人吧。”

安迷修再度点了点头,尔后又觉得光点头不大礼貌,又开口应了一声。雷狮含糊地嗯了一声,塞了张纸条在安迷修手里,“我还有急事,明天开始你按照纸条上的时间去叫我起床。”

这么一番如同倒豆子般的话说完,雷狮就匆匆绕过堵在楼梯口的安迷修走了。安迷修捏着纸条,也不知道感叹什么,但他确实好好地感叹了一下才掏出钥匙进了房门。

但安迷修万万没想到,他的噩梦就从第二天开始了。

那天难的是个晴天,安迷修按着次序去把住户们叫醒,雷狮塞给他的纸条上的时间算是比较晚的,于是就理所当然地被安迷修放到了最后。

但当安迷修到了雷狮家楼下,用那根细长竹竿敲了好一会儿,屋里愣是没有丝毫动静。安迷修又敲了一会,差点以为雷狮在屋里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窗台边才出现了雷狮正打着哈欠的身影。

安迷修终于放下心,收工回家去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之后的几天里,仅凭一根竹竿是越来越难把雷狮叫起床,于是安迷修被逼无奈,掏了自己那个存钱用来在日后买一匹马的小金库,去买了一堆用来叫雷狮起床的工具。

摇铃软锤豆子枪,随着安迷修工具的升级,雷狮赖床的能力也越发厉害。直到时间拉回现在,安迷修正打量着雷狮家的墙面,正准备从窗户爬进去,以此来对付雷狮。

经历了千辛万苦,安迷修终于成功地滚进了雷狮家里,哪想到雷狮已经悠闲地坐在餐桌旁边开始了他的早饭,安迷修傻了眼,指着雷狮说不出话。

“呦,辛苦了。”

“……你、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在你从墙上第四次摔下去的时候。”

安迷修欲哭无泪,不仅身上被摔的地方疼,心也在抽搐,他总算是在今天对于雷狮的恶劣程度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这简直就是个恶党!

安迷修一边下楼一边在心里这么想着,他连休息都没休息一下就被雷狮从家里赶了出来,安迷修觉得自己身为骑士的尊严受到了侮辱。即使他只是个没落骑士世家的,未受封的,没见过那传说中自家拥有的巨型马场的普通人。

然而之后雷狮还是照样地赖床。

安迷修爬了雷狮的窗户爬了半个月,条件反射到回自家的时候都差点爬窗户进去,好在安迷修及时反应过来才避免了出丑。

说来自打安迷修开始爬雷狮窗户以后,两个人之间的交情直线上升。当然,是在打架方面的交情。

雷狮其实起床气很是严重,在安迷修减少了摔下去的次数后,就能逮到正在赖床的雷狮。而雷狮也很直接,在第一次的时候直接半梦半醒之间给了安迷修一拳。


尔后雷狮经常是在打架中彻底清醒的。托安迷修这样做的福,倒是很少再睡过头。

所以,安迷修在爬雷狮窗户叫他起床这件事上,还任重而道远。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