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冰凉她男人

不定时掉落更新

【海陆接龙】第一棒

•应该拖了很久的第一棒
•接龙指路tag〈海陆接龙〉

    很难想象在这个已经大部分都已经被机械化的星球上还有如此肮脏破败的地方。

    巷子的墙面已经被油腻的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污黑给覆盖住了,城内极其稀少的杂草在这里随处可见。垃圾,废弃品,仿佛全星球的污垢都存在于此。这里没有一个确确实实在政府注册的名字,却被全星球的人熟知,并被人们称为——「暗巷」。

    一辆运输车停了下来,对开式的金属门被打开,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从内部伸出传输管直接开始向这里投放废品,反而是从本该塞满传输器械的箱体中走下一队防范严密的黑衣警卫。披着一看就是上好绸缎制成的深色斗篷的长发年轻人在警卫的团团护卫下走出来。

    “终于来了啊。”

    从车上下来的人一同将警戒地目光投向向发声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身着白大褂的人就那样毫不在意地抱着双臂靠在脏污的墙上和他们对视,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一整队黑衣警卫压迫过来的杀气一样显得很是轻松悠闲。

    被保护着的人捂着嘴忍不住咳嗽了几下,顿时额头上泌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一边咳一边开口,语气虚弱的要命,只要一听,即使是对医术毫无接触的人也能听出来他怕是正身患重病。

    “……你就是王陆?”

    “是啊,你就是海云帆吧。”

     王陆立马用轻快的语气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同时还给海云帆抛去一个问题。海云帆沉默的点了点头,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恐怕连多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王陆会心地扯着嘴角笑了笑,不再多说,转身就向着巷子里面走去。

     暗巷并不愧于它所得的名字,长长一条狭窄的巷子一直通向深处,越向里面走便越觉压抑,这一队人以领路的王陆打头,没有一个人讲话,只有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回荡在这里。因为巷子过于狭窄,因此一队保卫的队形被挤压成了长长一列,而海云帆被夹在中间。

    似乎这里的地面不是平面而是一个向下的缓坡,如果在进入的途中时不时抬头向上望去的话,就会觉得头顶狭窄一条的天空越发狭窄并在不断远离。在不知走了多久(在这里时间像是被无限拉长了)后,王陆突然从衣兜中摸出一个精致的怀表来,他按开表盖看了看时间,停下了脚步转身回过头来。

    “好了,到此为止。海云帆和我走,剩下的人不许再向前一步。”

     这句话一下打破了先前沉闷到令人窒息的气氛,转向了另一个极端。如同投入了深水炸弹一般,霎时间负责保护海云帆的人就将手按到了腰间的武器上了,王陆挑眉,用着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们。

    “住手。”

     海云帆说完,又咳了两下。然后将斗篷上带着的兜帽拉起来遮住脸庞从围住他的人中挤出来,回头看了一眼跟过来的警卫,低沉着嗓音开口:“你们都回去吧。”

     王陆听见这话笑容扯的更大了些,双手交叉垫在脑后唯恐天下不乱地道:“你就不怕在他们走了以后我挟持你?毕竟你可是身为云泰帝国最有可能继位的二皇子——海云帆啊。”

     海云帆不慌不忙地按住了就要掏出枪来对准王陆的警卫,露出温和而极具礼节性的微笑,将视线和王陆的双眼对上,轻声说道:“劫持我对你没有好处,父皇不会因为一个皇子被人绑架而屈服的、而国家也不允许他屈服。”

……

    终于在胶着了近五分钟以后,海云帆还是独自和王陆继续走下去了。王陆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方方正正的金属块在手上抛着把玩,皮质长靴在走过一道由青灰色砖块作为划分记号的地方后,海云帆身后立即浮现了一堵泛着蓝色光幕墙。

    海云帆被惊了一下,扭过头去打量。王陆也停下来回头看着海云帆,冲着海云帆一挑眉,略带炫耀的开口:“小琉璃研制的检测器。”

    “……小琉璃莫非是、那个琉璃仙?”

    “是啊。从这里再走不到两分钟就到达入口了,在此之前我想问问你——”王陆说到这里瞬间敛去了先前的表情沉下了眼眸道:“你为什么会得这个病?科尔特氏病虽说不是什么绝症,却以极难根除闻名,更何况它只在极北的群星墓那里出现。”

    “你和群星墓——有关系?还是得罪了什么人?”

      海云帆听到这里不禁苦笑一声:“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来找你了,在这里只有你能救我,我会尽力保证你不会被牵连的。”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