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冰凉她男人

不定时掉落更新

背道而驰——下

海云帆一直畏惧着这样的场景。

即使王陆已经被他牢牢的套上了枷锁藏在身边,但海云帆不论如何都无法抹掉心底的不安。

与王陆相识十年,暗恋的时间就长达七年之久,这是个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的时间。

海云帆是个有傲气的人,但在对于王陆的事上却宁愿卑微臣服,他简直要低到尘埃中去,在尘埃掩埋下追逐着王陆的身影。

甚至只要王陆想,海云帆连自己的心脏都可以硬生生的掏出来双手奉上。

但话说回来,海云帆到底是个有傲气的人,于是在忍无可忍——终于受不了围绕在王陆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的情况下,他动手了。

凭借王陆对他的信任,简单的一杯酒,简单的一份迷药,海云帆轻轻松松的就放倒了王陆。

等到王陆再次醒过来,便是黑暗的房间,冰冷的镣铐相伴。

海云帆期间一直透过房间角落中的监视器观察着,王陆呆呆的坐在床上,像是在理清思绪。

然后他看了过来。

十分精准的,目光直直对上海云帆的,那双眼睛里平静的可怕。王陆的嘴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他说——

“我知道你在看着。”

“小海,别做傻事。”

海云帆几乎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或者说,他,王陆,一直都知道自己究竟怀揣着什么样的心思?

王陆太聪明了,所以当他意识到自己兄弟的那份不该有的心思后,第一时间采取了装傻的战略。

就像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你也永远无法让一个装傻的人明白自己的暗示。无论如何。

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回不去了。于是海云帆继续了自己的计划,将王陆的痕迹统统抹消,顺利到海云帆自己都怀疑这也早在王陆的安排之中。

这也就是海云帆不安的来源。

他甚至顾不上打理自己的衣服,直接跳下床铺满屋的找王陆。

然而没有,哪里都没有。

海云帆终于认命,他终究是没抓住王陆。

————————————————————————

伴随房门被踹开,王陆的声音也一并传来。

“过的还好吧?小——海——。”

被刻意拉长的调子中藏着讥讽,王陆披着大衣,锃亮的皮鞋踩在地面上发出哒哒声。一些持枪人鱼贯而入将海云帆团团围起来。

王陆居高临下的看着海云帆,手持一把银色的,保养的很好的手枪,枪口顶上海云帆的头。那是王陆贴身的配枪。

“现在我如约来送你去见上帝老人家了,有什么遗言要说吗?小海?”

海云帆苦笑一声,深深叹出一口气,像是要把心里错综复杂的心情叹出去似的,开口到:“我不信教。”我的信仰只有你。

王陆也笑起来,枪口顺着海云帆的额头向下滑,在唇边停留,海云帆甚至能越过枪口看见王陆衣袖下还没消退的,他留下的痕迹。

王陆顺着海云帆的目光也看过去,漫不经心的用枪在海云帆的嘴唇上徘徊,最后撬开海云帆的齿缝捅进嘴里去。

“既然你的遗言说完了,那我就送你上路啦,一路上别太寂寞,我会给你烧钱的。”

王陆俯下身,在海云帆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砰。

一声闷响,海云帆瘫软下去,王陆抽出方巾来细细将沾上唾液血液的枪口擦拭干净,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尸体埋了吧,从今以后,再没有海云帆。”

end




————————————

总算写出来这个场景了,这个海云帆被王陆亲手杀掉的场景就是写这个文的原因。爽极了。

虽说有些文不达意,但是好歹也算是把这个坑完结了。

谢谢观看。

评论(10)

热度(59)

  1. 欢乐的米其林小手冰凉她男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