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冰凉她男人

不定时掉落更新

《梦》一发完结

*整体无cp,真要说的话有那么一丢丢织太
*ooc严重,私设如山
*部分对话借鉴原著
*文笔渣
*原本只是想揍织田作一顿,然而最后还是没能下的了手

————————————————————————————
游戏机发出喧杂的背景音乐,咚咚锵锵,人物死亡的提示音接二连三的响起。引得周围路过忙碌的人不断看过来。

太宰治盘着腿坐在集装箱上,手里握着噪音源头,双眼盯着屏幕一动不动,像是被单独暂停了时间一般。

突然,太宰的身体猛烈的摇晃了一下,游戏机从掌中滑出,却在落地前被及时抓住。

“啊呀!真危险,差点就摔坏了呢。”

太宰轻轻松了口气,直起因为抓游戏机而严重前倾的身体,冲着望过来的人笑了笑,却在下一秒为那人敬畏低头匆匆走过的行为感到无趣。

于是他又开始发呆,思考着一件事。

他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处境呢?

可能这样说有些叫人摸不到头脑,但就发生的这件事而言本身就十分玄幻。那么简单来说,就是太宰回到了过去。

是的,他回到了那个尚未成为干部的时候,回到了那个织田作尚未和纪德同归于尽的时候。

这一切发生的有些不可思议,太宰坐在集装箱凹凸不平的板面上,风吹拂带来的海腥味显得无比真实,但他却也不能反驳脑海中清晰存在的未来记忆是他自己凭空做了白日梦臆想出来的。

这让太宰有些纠结,不过很快,他就没有了纠结的空闲。

这是一间坐落在港口附近的仓库,是黑手党名下的产业之一,而就在几天前,太宰把这间仓库定为了纷争的最终战场。根据太宰回忆,这正是他正式成为干部前最后一次的任务。

圈套都已埋好,只剩被盯上的猎物闯进来。

虽说如此,但对方的战斗力的确是比较棘手的,饶是太宰设下重重埋伏也无法悠闲的坐在幕后等待捷报。

更何况此时的太宰并没有回避战斗的意思。太宰是个聪明过头的人,人心在他手中如同玩具一样被随意操控,因此太宰认为,他也许能在硝烟炮火中找寻自己生存的意义,因此不需要,也没有回避战斗的需要。

所以正好在此时回归的,年龄为22岁的太宰治,在思考出为何会这样的原因前,先不得不来了一场激烈的活动。

……

人在专注时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太宰带着满身血污,用别人那里夺来的枪支射杀了最后一个敌人。呼出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有些不稳的内心,随手把枪扔给身边勉强站着的人出了仓库。

海风吹散了太宰身上浓厚的血腥味,前方没几步路的地方就是大海。他走过去,半蹲下身,看着海面倒映出的稍显稚嫩的自己随着波浪起起伏伏。

真的是回到了过去。

太宰伸手戳了戳脸颊上包着的纱布,下面还未愈合完全的伤口将痛感沿着神经传入大脑。他再次叹了口气。

最后太宰坐着车回了总部,没有先去汇报工作,而是去了房间清洗了一下,换了套与先前并无多大差别的衣服前往那间常去的酒馆。

此刻已明月当空。

“啊,织田作。”太宰刚走下台阶,就看见了坐在吧台旁的男人。像往常一向笑着抬手向对方打了个招呼,织田作之助也放下了酒杯向太宰挥了挥手。

“老板,来一杯洗衣剂!”

“酒单上没有没有那种东西。”

“诶……”

太宰坐到织田作身旁,向酒保点了一杯洗衣剂,遭到回绝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把头搭在吧台上,有气无力的把玩着作为洗衣剂代替品的蒸馏酒酒杯。

一旁的织田作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安慰道:“没有洗衣剂还真是可惜啊。”

太宰偏过头看了织田作一眼,虽说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内心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表现也多少有些不自在。

“织田作,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哦。”两人之间沉默了一阵子,太宰突然这样开口。

“欸?!”织田作一副惊讶的样子:“那……有什么想要的礼物吗?”

“让我揍你一顿吧?”太宰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让人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期待之情。

“呃……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

太宰看着认真思考着要不要给自己揍一顿的织田作,突然抱着肚子笑了起来,笑到眼角溢出了泪水。

“织田作就是一个傻瓜。”笑够了的太宰拽着衣袖抹去泪水,像是要遮盖某种感情一样,补充道:“蠢的我都笑出眼泪来了。”

这样说完,太宰的眼前一黑,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但他没有吃惊,他在踏进酒馆门口就已经有了预感,是回去的时候了。

“唯一有点可惜的是,还是没能让他尝尝我做的豆腐啊。”

“什么豆腐?”

太宰睁开眼,映在视网膜上的是国木田反着光的镜片,和带着怒气的面容。

太宰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果然下一秒国木田就揪住了他的衣领在耳边怒吼:“这么忙的时候你居然躲在这里喝酒?!还悠闲的睡觉?!……”

“啊啊——别这么生气嘛,总是生气会秃顶的哦。”

“那是谁害的啊!!!”

太宰事后单独一人时回想起来,思前想后还是翘了班,带上了自己做的豆腐去了海边那座无名碑前,坐在那里看着海,呆了整整一个下午。最后是被抓狂的国木田带回去的。

海风吹过,发出低沉的呜咽声。

逝者已去。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