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冰凉她男人

不定时掉落更新

[海陆]背道而驰—上

#终于满足了自己把璐璐关小黑屋的愿望

#架空背景,大概是黑道pore,然而这个设定并没有什么卵用

#短小慎入,ooc ooc ooc

————————————————————

密闭而狭小的房间。

耳边是钟表转动的滴滴答答声,王陆端坐在床上,背后是柔软的靠垫。

床头柜上摆放着的小台灯发出柔黄的光,不是很亮,却足够王陆阅读手中的书籍。

卡擦。门锁转动的声响。

“我回来了”

“……”

无人回应。

男人笑了笑,把自己的大衣挂到门口的衣架上,踩着平稳的步子走到床边坐下,一字一顿的又冲着王陆重复了一遍:“我、回、来、了”

“……嗯嗯我知道了,小海你好烦啊,你难道还期待着我跟你说欢迎回来?”

王陆被海云帆弄的有些不耐烦,抬起手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带的手腕上拖着的铁链也跟着晃了晃。

“王兄最近的脾气倒是越来越暴躁了。”

“那是因为我在这里憋的太久了,你要是肯大发慈悲放我出去活动活动,释放一下多余的精力说不定就不暴躁了。”

“这可不行,万一要是让王兄跑了,那我岂不是哭都没处哭去。”

“放心,如果我要真能逃出去,肯定能在你哭之前就把你送到上帝老父亲那儿让他好好安慰你。”

海云帆闻言又笑了笑:“那就更不可能放王兄出去了。”

说罢,拉起王陆的手帮他解开了上面牢牢锁着的手铐。

发劲捏了下还带着王陆体温的镣铐,把它们放在一旁,海云帆还顺道在王陆额头印下一个吻,随后起身对着王陆说了句快些起来吃饭便匆匆走去厨房。

王陆垂下头盯着放在双腿上摊开的书,指甲刮了刮书页,呆坐半晌才合上书踢踏着脚上长长细细的链子走向餐桌。

餐桌上又是长久的沉默,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碗筷碰撞发出的响声。王陆扒拉了几口饭菜就搁下了筷子。

一旁的海云帆顿了顿夹菜的动作,沉了神色:“多吃一点,最近你总是不好好吃饭。”

王陆没理他。

然后海云帆也不再多说什么,他和王陆当了那么多年的兄弟,把王陆的性子摸的很清楚,一旦王陆摆出这幅态度来,那就说明他是绝对不会听话的。海云帆收拾了碗筷,又坐回到王陆身边。

他盯着王陆看,一直盯到王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开口问他是不是没吃药的时候,海云帆终于有了动作。

手腕死死的被捉住压在头顶上方,其实王陆早就在海云帆抚上某个不可明说的地方时就放弃了挣扎,奈何现在的海云帆不是正常状态,扣着王陆的手不让他动只是在小小的宣泄情绪。

一个个红印被在白皙的脖/颈上吮/出,蜿蜒向上,将先前存在的痕迹遮/掩下去。

海云帆接近于诚恳的吻上王陆的唇,对方却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回应。

一室春宵。

依旧是时针转动的滴滴答答声。

海云帆悠悠转醒,床边的小灯像往常一样亮着,只是本该像往常一样睡在身边的人却不见踪影。

海云帆心中咯噔一下,顿时慌了神。

——————————————————————
下章完结,保证结局甜的粘掉牙(大概)

(依旧求喜欢求评论)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