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手冰凉她男人

不定时掉落更新

阴阳寮里那些事「一发完」

--无脑搞笑小短文
--般狐叉友情向
--…………许愿抽到童男,不行能砸出来一个也好……………………

1
今天寮里格外热闹。
晴明那个庭院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每天能折腾的寮里人仰马翻的也不外乎那么几件事:又有妖过来找晴明帮忙,或者是晴明画符终于画出来什么眼馋了很久的式神。
今天就属于后者。

2
说来也奇怪,晴明与别人家的比起来也算是欧洲人一列,sr轮番出,偶尔撞撞运还能出个ssr,可偏偏载到了r卡上。
自打晴明刚来了平安京,一开始也像别人一样老老实实画符念咒,有时候手头上阔了也氪点金,本该一路顺利,但有那么一个晴明眼馋了很久的式神愣是一直抽不到。
童男。
以至于晴明每次都扒着非洲好友结界里的童男转着圈看,看完回来唉声叹气仰天长啸,末了重新去召唤阵那里捣鼓符咒。

3
妖狐,般若,夜叉三个妖围成一圈,把新来刚不久的童男堵的严严实实。
妖狐和般若是来寮里比较早的,夜叉虽说来的晚,但莫名其妙地在来的第二天就和前两位混到了一起。
小童男扑棱一下翅膀认认真真给几个前辈行礼,这么一来羽毛少不了要往下掉上几片。
妖狐扇了扇手中扇子,把羽毛向外扇,“这新来的怎么跟大天狗似的,掉毛。”
夜叉上下左右看,半晌笑到:“说不定他们都是这样,种族同病。”
般若倒是没说什么,从半空抓了根羽毛在手里把玩,上半身凑到小童男脸跟前,笑嘻嘻地逗他玩。

4
这也是逮到晴明带着姑姑出去给童男打御魂的空隙,三个混世魔头才有时间凑到童男前面调戏新人。
寮里其它妖都是两手一撒不管事的,想管事的掂量了一下自己的武力值也缩了回去,徒留小童男欲哭无泪独自面对深渊。

5
三个妖围着童男团团坐,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要做点什么,到后来般若耐不住无聊,先开了腔和童男搭话。
“……,你知道那个女孩后来怎么样了吗?”
“不知道。”
“后来啊,我就把她的脸扒下来做收藏了,为了不让她寂寞,还特地去把她父母的也收集了过来——”
般若在那边说的滔滔不绝兴致勃勃,罔顾童男一脸的惊恐瑟瑟发抖。夜叉也找到了乐子,插嘴:“你费那么大劲干嘛,反正都已经死了。”
般若诡谲一笑,“你不懂,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才好。”

6
童男抖擞的更厉害了。
妖狐唰地合上扇子,大毛尾巴在身后晃的欢快,添油加醋道:“收集那什么面皮有什么好玩的,倒不如小生作的人偶,那才是珍品!”
童男快要哭了。

7
童男心里很委屈,虽说遇见一个把他当宝一样宠的阿爸很难得,但为什么这些大妖要来作弄他?俗话说的好,有得必有失,这难不成就是我来这里的代价?
童男欲哭无泪,想着,这又不是劳么子的后宫争宠剧,同是妖怪,何必彼此为难彼此。

8
后来童男抖抖擞擞,听三个妖在那里讲恐怖故事,美名其曰过去的那些事,听了整整一下午,耳根子快要被泡的融化掉,幸亏跟着晴明出门的萤草先回来,拯救了童男。

9
“你听他们三个在那胡扯。”
萤草扛着一包裹不知道什么东西,站在后面听了一会,事后这么安抚童男到。
般若带头妖狐其次夜叉殿后,三个妖扒着墙边偷听,听到这里般若嘁了一声,嘟囔着什么女妖怎么能懂男妖的世界。
妖狐动了动耳朵尖,听的一清二楚,他瞥了眼般若的小裙子,没说话。只把面具往脸上一扣,心道没眼看。

10
再后来,晴明从萤草那里听来了这件事,把三个不安分的妖怪提溜到小黑屋里去教育了好半天才放出来。

评论(5)

热度(19)